老街回忆
  作者:何洪威  时间:2019-07-23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青瓦、麻石、古井。斜风、细雨、楼台。江南的柔情流连在许多人的儿时回忆里。只记得烟雨弥漫,喧嚣不及。

故乡的老街是我心中为之神往的一道风景。

记忆中的老街早在时间长河的洗礼下变得驳杂不堪,街上的青砖映衬着两旁的老宅不断向前延伸,紧挨着宅子的墙根布满绿油油的青苔。稀稀落落的人群 不时从其间走过,溅起点点散碎的泥土,伴随着嬉闹顽童的欢声笑语一同撒在了青石缝隙之间。我仿佛看到了稚童中属于我的那道身影,一路上踩着轻快的步子,飞速略过沿途的风景,直到消失在老街视野尽头。

至于老街何时修建,老一辈鲜有人知晓。他们回忆的片段中提及,老街原址泥泞遍地。有留长辫、穿短布麻衣的人于此处经行。每逢阴雨天,道路则湿滑不堪,遂有人提议修路。时间久远,后人长此得享福泽却想不起何人施恩。

老街很窄,路面不长,形貌简陋,却透着一股子古朴典雅的韵味,仿佛被江南的烟雨染上了朦胧诗意。南方多雨,雨丝缠绵冷冽,轻盈飘渺。牛毛状的细丝洒落在屋檐上,顺着排水的纹路直下,如丝的细线给沿街雕花的老窗披上一层微不可觉的轻纱,最终汇聚成大滴水珠簌簌而落,于泥土里消散,只余下松软的土壤宣示着雨的到来。这时的老街鲜有人走动,生怕惊扰了雨珠,一旦惹其不快,多半会成落汤鸡般下场。

雨中的老街十分静谧,不似阳光明媚时那般温情惬意。每当天晴午后,街边慵懒的老猫睡眼惺忪地伸着腰,嘴里不时打着哈欠。树下乘凉的老人摇着扇子,悠哉地哼着湘曲。疏散的阳光洒落在满是岁月雕琢的脸庞,老人饱经沧桑的眼眸如泛黄电影胶片,倒叙着老街变迁的朝夕。

时序更迭,二十世纪的末梢,街上空悬的电缆逐渐增多,老街的青石地砖逐渐被水泥吞没,像燃尽的烛光慢慢陷于黑暗。街上震动播放的喇叭,高声播报着新时代的历史光迹,丝毫不为老街的兴衰驻足惋惜。唯有年迈的蜘蛛,奋力地在老街遗留下的偏僻角落结着网,像在把回忆网住,似低沉地轻语。

再回到老街时已是年前,青石砖铺就的小道早已无处可寻,我沿着记忆的轮廓徐步前进,一直走,一直走,直到出了小镇的边界。看着身旁日新月异的小镇,遥想年少时老街独特的韵味,我不禁陷入深思,但又很快被轰鸣的机器声驱散。这声浪震耳欲聋,连老街周遭田野的生物都被惊扰。

莺燕不存,只余灯火在繁华的街市中摇曳。老街的记忆也随之远去,在泛黄的照片中,兴许还能找得到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