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工地也很美
  作者:刘胡  时间:2019-08-07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晚饭后,我松垮垮地走向项目部宿舍,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。

天边的晚霞在远处发散着余光,散落在尚未建成的桥梁的末端,周围的光线渐渐暗沉下去,夜的帷幕即将拉开。耳边传来节奏鲜明的球声伴夹杂着附近工地叮叮咚咚的打桩声,那声音永无休止,就像时光的脚步。

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,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,物走星移。来项目部已经一年有余,我在骄阳里攀上过高高的桥梁,在午夜端坐在幽蓝的电脑屏幕前,我埋首在成堆成堆的资料里,穿梭在办公室与仓库的楼梯间。渐渐变得黝黑的肤色和暴增的体重,这些曾是我生活中最大的苦恼。而现在,我不再囿于这些繁琐,我开始惊喜于每一次独立完成的接待工作,每一个登报的新闻报道上自己的署名,还有每一篇从经理口中念出来的公文材料。那个坐在书记车上副驾驶位,带着与同期生离别的伤感和对工地的恐慌,一路啜泣的自己依稀就在昨日,却又仿若隔世。

“风里雨里,工地等你”中的“工地”,像是一个对落榜考生的诅咒一样的存在,令人恐慌又抗拒,可当我真正地来到这里,发现这种工地的生活真的挺不赖。清晨点名的时候,碰到满面倦容地赶了夜班,又满身泥泞着回来的施工员们,觉得他们十分可敬;在寒风细雨天里,那些披着雨衣、扛着测量仪前往工地的测量员们,格外英姿飒爽;时常带着我们去现场拍照的安质部部长,为了证明附近道路的泥泞是对面工地造成的,总是一边走一边拍下“证据”。那一本正经的模样尤为可爱;还有每请教一个问题,总爱说上一大堆的工程部部长,他做每一件事情都要仔细比对,耗时耗力,笨拙又不懂变通,既可“恨”又可敬。

在一阵欢声笑语间,我侧头看向篮球场,几个年轻小伙正在篮球场上奔跑跳跃,旁边还围着一堆看客,甚至有的才下班,手里端着饭盒,嘴里的饭还没来得及咽下,便急着为场上的选手加油助威。

突然间,我来了精神,快走了两步,拍了拍前面同事的肩膀,指了指远处天边尚未完全褪去的红霞,“看,真美!”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