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月寄相思
  作者:黄馨  时间:2019-09-12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“来,你们都把地址填好。”项目部的徐姐喊道,“是要寄什么呀”“肯定是月饼啊,中秋要到了”...我停下手中的活,原来中秋快到了。

傍晚,太阳最后的余辉照在窗边,我走进宿舍拿起手机,打算给父母打个电话,眼睛的余光不经意瞟到了在钱包夹层的“子孙钱”,心脏像突然被捏了一下,这是第一次没有您的中秋吧。

我闭眼躺在床上,犹记得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过节了,过节就会吃到想吃的东西,玩想玩的游戏,也可以和一家人都坐在小圆桌前面戏说上半年的趣事。老家吃饭的地方灯光很暗,但是每一个人的笑脸都很清楚的从我脑海中划过,印象中每次的团圆饭都吃很久,仿佛有很多的话说不完,尤其是您,会说好多好多。

“咚咚咚”一阵房门声将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,坐起身发现枕头边缘已经湿透,用手擦了一下眼泪,“怎么了”我问道,“去吃饭了”敏敏说。我穿上鞋子,在镜子面前整理了一下情绪,走出了房门。

项目部的伙食一直很好,尤其是今天,餐桌上人数更胜往常。有人边吃着饭边跟家里的人报告近况,“不准喝酒啊”有一位家人说道。我准备夹菜的筷子停了一下,又收了回来,“我不吃啦”想起您是最爱喝酒的,每次饭前必须为您准备好碗,不管去哪户人家,都记得。

“我孙女小时候最疼我了,老远看见我来了就给我拿酒出来,知道我喜欢喝酒,而且最喜欢粘着我了,老是骑在我的肩上...”爷爷每次喝完酒都会开始说小时候的我,起初我并不懂,只知道您笑到眼睛都不见了,黝黑的面容在黑乎乎的房间却很显眼,我也会随声附和,直到七月,才恍然明白,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陪您了,就算在家也是独坐楼上看电视,可是懂得太晚了。

月光透过窗纱洒在地板上,我坐在床沿,任凭银辉在过膝的裙角蔓延开来。夜色渐凉,敏敏贴心地递上一杯热水,隔着透明玻璃瓶身传导而出的余热顿时将我的思绪拉回。

我小心地拆开桌上的月饼,金黄的薄皮裹着莲蓉馅弥散出诱人气息。拿近细看,小小的月饼上开了一朵玫瑰,我将它送到嘴边轻轻咬下,层次分明的纹理在舌头碰触时传出酥麻的感觉,一如小时候爷爷送来的月饼入口中时的反馈。我仿佛看到爷爷拿着月饼向我走来,嘴里还一边开心地念叨着:“快尝尝,这月饼真甜。”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